法国的赛马文化

1776 年,法国举行了全法首场赛马运动,由于当时处在法国大革命前夕,社会动荡、贫民百姓 对赛马不感兴趣,这次运动影响有限。十九世纪初,拿破仑主张推行赛马运动,在法国各地举行分 组比赛,巴黎总决赛。不久,法英贵族又联合发起赛马运动,法国成立第一家赛马协会,巴黎近郊尚 蒂伊建起一座赛马训练基地(这里如今仍是全法赛马中心,影响直至欧美)。自此,赛马逐渐成为 王室贵族聚会场所。1863 年,拿破仑三世设立了赛马“巴黎大奖”,再为赛马运动推波助澜,它是举 世闻名的法国赛马奖项——凯旋门大奖前身。

由于赛马运动新鲜刺激,彰显身份、体现荣誉等特殊性质,赛马运动由贵族阶层,逐渐影响百 姓的生活趣味。1870 年,巴黎实业家奥莱发明了赌马彩票,很快便成为世界流行的赛马博彩方式, 至今在法国和全世界流行不衰。对于喜爱马的法国人而言,除了赌马的博彩意义之外,赛马本身 首先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内涵。

影响中国一代风气的《新青年》中曾报道《巴黎之赛马》:五六两月。为巴黎赛马之期。 附郭诸马场,届时陆续开赛。因是城中景况,较之平常季节。骤呈盛观。非仅法人之好马,精心教 练已也。实于比赛优劣之中,寓有两种兴味:其一为发行马券,当事可获巨赀。其二为比赛妇女时 妆,用以决新式之流行,作商场之角逐,其法由服装店各置专门工匠,先争钩心斗角,花样翻新,临时 聘雇容色妍丽之妇人,整备新妆,入场观赛,以为实物之广告,各本店内亦满场陈列,以备顾客之登 门,苟比赛结果。得观客之赏鉴。则购者立穿门限。诚利用时机之妙法也。六月最终之星期。 仑轩赛马场。举行大赛。自大总统以及文武百官。与夫外国公使。皆临场观盛。集众过十万 人。参与大赛之马匹。不过二十。而赏金凡三十万法郎。其比赛最优者。即可立致巨产。整备 新妆之贵妇人。亦于是日毕集。互竞妍丽。以定最终之胜负。次日满城报纸。必详记其实情。 巴黎妇女装束。岁有变迁。实以是为其枢纽也。

难怪很多时装服饰广告都在赛马场推出,先生女士的穿戴影响法国潮流,现今的法国的赛马 和时装服饰广告的一样淡化了,三是赌马与博彩的热烈程度反而逐年升温,从街上的小亭和咖啡 馆便一目了然。电视上直播赛马,咖啡馆里围拢一大圈儿人,伸脖子瞪眼的,高兴的、着急的、唱 歌的、诅咒的……赌马、博彩之风,堪与法国人的热衷调情媲美。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