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残疾人举重队两代运动员:不一样的眼睛看世界

新华网伦敦9月5日奥运专电 题:不一样的眼睛看世界——中国残疾人举重队的两代运动员

中国残疾人举重队主教练李伟朴说:“老队员更刻苦,但生活单调一些;年轻队员聪明、爱思考,但多少有点叛逆。”

没有明确的时间界限,但中国残疾人举重队中,1985年之前和之后出生的运动员,正编织着两代人的生活。

1968年出生的傅桃英参加四届残奥会,斩获四块金牌,举重彻底改变了这个江苏高淳县农村残疾人的生活。傅桃英30岁开始练举重,之前,她没上过学,一直在家里做家务、照顾哥哥的孩子。当年,傅桃英抱着能出远门的想法举起杠铃,最终改变了命运。如今,到了彻底退役年龄的傅桃英说:“未来有两种生活,要么回家照顾丈夫、孩子,要么带队员练举重。”

与傅桃英差不多,36岁的王键、35岁的徐艳美、30岁的杨全喜,在他们的生活中,举重是重心,甚至是全部。

来自安徽的王键说:“我现在已经是安徽队的教练了,以后会继续带着队员练。”

练举重前干过家电修理工和包装工的杨全喜出生在山东省定陶县,他说:“如果没有举重,别说是伦敦,我可能连济南都去不了。”

中国队主教练李伟朴说:“坚韧、刻苦是老队员们最优秀的品质。训练课的任务是一千公斤,他们绝不会在999公斤时收手。”

35岁的徐艳美和27岁的杨艳都做了母亲,她们深知,因为身处经济不发达的农村,因为自身的残疾,家庭这副重担不轻松。所以,她们拼尽全力,拼银牌、拼铜牌。

徐艳美六月时因突发糖尿病掉了十几公斤体重,为了达到参赛的体重标准,她比赛当天喝了九瓶矿泉水拼下一块铜牌,徐艳美说:“我要用自己的奋斗给女儿创造更好的条件,证明我并不比别人的妈妈差。”

举重队的老队员大多过着训练馆、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单调得有点枯燥。而年轻人就完全不同了。

比傅桃英小22岁的谭玉娇也热爱举重,杠铃让这个湖南女孩走出了农村,但一直念到高三都是好学生的谭玉娇却不认为举重就是全部,她说:“19岁那年国家队要我,在继续念书和练举重之间,我可是犹豫了好长时间。将来不练了,我一定要到大学校园里完成学业。我想在其他领域也一定能创造辉煌。”

和谭玉娇一样,23岁的顾小飞、胡鹏,24岁的刘磊等年轻人,都会选择在训练之余看书、上网。

李伟朴说,现在的年轻人可不得了,他们爱问问题,有训练的,更多的是关于社会的,刘磊这小子就经常对刚刚发生的社会问题发表意见。他们会质疑、会发牢骚,教练要拿不出真本事,他们照样不服。

尽管年轻人和教练顶牛的事情会经常发生,但当看到弟子们主动地融入社会时,教练们由衷欣慰。

李伟朴说:“出国比赛时,谭玉娇就是我离不开的小助手,到哪儿都需要她当翻译。”

至于那个最爱说“不”的刘磊更加了得,不仅以24岁的年纪连夺两届残奥会金牌,而且在摆弄电脑方面不亚于中关村的工程师。

李伟朴说,年轻人发出质疑,是因为他们思考了。像刘磊他们,成材的时间要比老一代运动员缩短一半。

中国举重队领队、天津市残联理事长迟承镇说,两代运动员不一样,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年轻人念书念得多。

据了解,尽管都成长在农村,但1989年出生的顾小飞、胡鹏,1990年出生的谭玉娇,都在健全人学校完成了小学、初中的义务教育。读到高三的谭玉娇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如果参加高考,完全能念大学。

北京残奥会后,100公斤级冠军齐栋在辽宁省鞍山市残联的帮助下,在铁东区山南街道办事处找到了工作。李伟朴说,奥运冠军只是齐栋找工作的敲门砖,我们的国家队队长有责任心、有爱心、会思考,他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