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赛马中选马”到“内部合伙人” 互联网内部创业有新招儿

95后的贾云哲是一名音乐爱好者,居家期间他迷上了一款软件,里面的“全景K歌”功能让他享受了一把宅家当“K歌之王”的愉悦。

“相比外出到KTV包房欢唱,我更喜欢3D的线上K歌,可以不受限制随时随地享受想唱就唱。”贾云哲口中的线上K歌属于沉浸式的元宇宙K歌社交体验,在这里,用户可以组建K歌房,还可以邀请5位好友以虚拟形象连麦互动。

眼下,Web3.0的全新技术正在兴起,重塑社交体验成了国内外互联网大厂和许多创业公司的密集落点,衍生出更多、更细的新玩法,吸引着市场的关注。

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下,新兴产品离不开研究团队的不断闯关。那么,企业如何能够快速高效上线新产品和实现内容的不断创新?其中一个答案是——企业内部创业。

“‘云相亲’真的好有趣,还能避免线后的性格了!”一位生活在乡镇的年轻小伙子严明在一个同城交友群说。

去年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经好友介绍严明参加线上相亲平台找对象。“平台上有专业的红娘配对,可以快速针对我的要求来匹配,更重要的是足不出户就可以认识更多的人。”他说。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业机会,这对创业型网络社交公司来说是起点,也让李涛团队发现了机会,开始发力婚恋市场新玩法。

“小城市虽然是熟人社会,但是这些熟人的交际范围也有限,很难扩大相亲范围。这时,就需要专业的相亲平台来解决。”婚恋社交APP负责人李涛向记者解释道。

要在下沉市场的婚恋场与其他玩家博弈,可能并不容易。在这种熟人关系网之下,下沉市场的相亲生意还有哪些可发挥的空间?

得益于母公司映宇宙内部推出的创新孵化机制——“内部赛马”,公司更多的资源砸给了他们。李涛团队得以获得更多机会研究下沉市场与一二线城市用户完全不同的婚恋观和消费习惯,对线上相亲体验和商业模式创新不断升级。

通过“内部赛马”机制筛选出优秀的团队和人才,项目的成长又将会快速带动人和组织的成长。仅半年时间,李涛团队负责的平台实现累计注册用户超千万,月均达成相亲百万次。

“内部赛马”顾名思义就是不同的团队同时去做一件事。李涛介绍,公司有二三十个创业团队,因此内部实行了“隔离式赛马”竞争。如果一个团队失败了,可能无法验证既定方向是对是错,但不同的团队同时竞争做一件事,就有可能优胜劣汰,筛选出最优解。

“同项目不同团队之间甚至都不知道彼此在竞争,6个月后根据用户的留存数据和商业模型的闭环程度,留下最好的一个,再放去外面打”。李涛说,他们的项目就是“内部赛马”机制下跑出来的胜利者。

在一线调研中,他们发现客观需求曲线一直上升,但光有客观存在的市场空间还不行,不如引入一个中间人进来解决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尴尬问题,打造一个围绕在线相亲交友为主的直播社区。

因此,李涛团队还创造了“在线红娘”这一新兴职业,这一群体不仅就业空间大,需求量还在逐步增加。目前,平台已有数千位全职红娘,其中王牌红娘占比达17%,人均月薪超万元。

除了大赛道的“一线赛马”,单一赛道的团队还在进一步细化探索。据了解,李涛团队除了有针对三四线用户的产品,还有针对白领人群的产品,以及针对90后的专业恋爱管家(红娘)服务的产品。

刘之宇是李涛团队成员之一,负责运营一个针对城市新青年的相亲平台。在她看来,创业虽然会面临挫折与失败,甚至还会放弃更多的私人时间和所谓的“稳定”,但是过程中却能够收获更多。

刘之宇身份的转变发生在3年前,她所在的公司推出了“内部创业合伙人”的机制,只要项目“赛”成功,团队成员将以合伙人形式与公司合作,参与股权激励和分红。

“我在加入项目之前,只是公司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而在‘内部创业合伙人’机制下,整个团队业务扁平,每个人都深入一线业务,并能第一时间得到正向反馈,工作比较有成就感。”刘之宇告诉记者,公司旨在打造一个内部“最高成功率的创业平台”。

“最大的成长和变化是自我更新的能力以及对组织的理解”,刘之宇表示,在创业过程中自己的思维能力也在不断更新,过程很痛苦,但也是必经之路。

她举例称,有时候公司内部会重点关注一些赛道,会有一些有想法的个人或团队站出来,愿意去尝试。内部还会进行讨论,使用MVP模型(最小可用产品)以及其它方法,多次进行可行性验证。

刘之宇介绍,团队目前正在做线上和线下的融合,各城市每周都有多场线下活动。“不同于纯粹的门店相亲,我们平台对线下相亲进行了升级,把场所选在狼人杀、酒吧、咖啡馆等场所,氛围也从相亲变成了约会场景。”

谈及90后、00后的婚恋观,刘之宇称那正是做相亲平台的初衷。在她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对婚恋没有概念,之所以同期能够推出针对不同圈层的垂类产品,是基于团队开发新品的速度极快,一个月便可以实现产品上线。

竞争机制催生出了流水线式创新,在刘之宇所在的公司内部,一款新品的上线时间最快可以一周,最慢一个月测试,甚至还有“4天做出一款产品”的记录。

现在,刘之宇对企业内部创新创业之路有了新认知,“单打独斗是不靠谱的,成功概率的每一个百分点的提升都来自‘合伙’以及‘合伙’的效率”。

刘之宇告诉记者,通过这种机制下的自驱动创新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样板”作用,一些团队真正从平台跑出来了,团队会不断向其学习和靠拢。另一个是“鼓励失败”,做任何项目,第一次都有失败的可能性,可以通过项目锻炼团队,让人才伴随着项目成长。

“内部赛马”机制和“内部创业合伙人”机制意味着公司更大力度地鼓励内部团队创业,号召年轻人自主研发新产品。技术出身的刘志强和同事们一样,正积极投身于企业内部创新创业浪潮。

“创业在公司内部被看做是一件光荣的事,这是一种心态上的强烈驱动。”刘志强说,公司内部创新项目的业绩会与股权、奖金等挂钩,以此鼓励创业。

刘志强回忆,刚进入公司时,自己就是执行者角色,公司需要什么产品,就用最快速度做出一个,交付给运营团队。几个月下来,无论是自己还是团队,都感觉自我定位变成了技术外包,没有产品归属感。于是决定自己主导项目做产品,但缺乏技术之外的其他经验,屡次失败。

“在一次不成功的案例中,收获的除了业务经验以外,还有团队一起打仗、荣辱与共的氛围和情感。”刘志强认为,人要学会在失败中成长。

他告诉记者,对自己而言,失败不可怕,既然是失败的产品,“三个月关掉总比六个月关掉要好”。但团队压力很大,屡次试错,是对团队的不负责。

“正好这个时候公司开始尝试中台模式,于是带着团队去开发技术中台。之前失败的创新项目经历,为团队积累了大量运营经验,在中台搭建上起到很大帮助,最终成功搭建出成熟的中台体系。”刘志强说。

上线一款新品可以把时间缩短到2周,甚至只要4天。背后的秘密便是中台:可以进一步挖掘用户数据价值,产出用户画像、用户需求、用户获取成本等数据,帮助驱动业务。

如今,现在的刘志强不仅是兴趣社交项目的CTO,也是公司Web3.0产品的总负责人。“虽然我此前尝试创业但屡战屡败,但公司鼓励创新,也会容许失败。我相信只要你是适合创业的人,而且能从失败中总结出经验,企业文化主张就鼓励你一直做下去。”他说。

危机意识和不断创新方是长久之道,这已经被反复验证。“下一步,我们要做出更符合年轻人思维和玩法的项目。”刘志强告诉记者,“Web3.0的产品跟以前有很大不同,以前主要是平台主导,现在更重要的是和用户共建,尊重用户的声音。”

“从创新过程、人才培养的角度思考,公司更希望我们是通过项目去锻炼,让人才伴随着项目一起成长。”在刘志强看来,打破常规条条框框,让创新链条上的各类优势资源以一种更加自由、高效的方式聚合在一起,就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创新能力。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